「千疮百孔的人,谈一场向光的恋爱」──记瑯嬛书屋陈雪、李屏瑶

时间:2020-06-11 03:40:35   作者:    126浏览

「千疮百孔的人,谈一场向光的恋爱」──记瑯嬛书屋陈雪、李屏瑶

自1995年陈雪出版第一本小说《恶女书》,奠立了她在台湾同志文学的一席地位。逾20年的写作,也逾20年情感上的碰碰撞撞,与早餐人一度分合,终于在6月3日完成了同性伴侣注记。而她的作品却已然从同志文学跨度到另一个领域。

继《恋爱课》之后,又接续完成《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》,陈雪写下的是对爱情与亲密关係的思索,她以自身──一个带着千疮百孔的人,娓娓诉说她对爱的体悟,对象并不拘限于同性恋情,而是所有曾经或正深陷爱的泥淖中的人们。这场与谈人有今年出版《向光植物》的作者李屏瑶,以及陈雪的伴侣早餐人。

李屏瑶在出版《向光植物》时接受汤舒雯的访问裏说到「我想写一个女同志不自杀的故事」。在女同志文学传统里,毁灭式的爱情带来如希腊悲剧所衍生出的「崇高」感,但现实中这样如诅咒的噩运,是不是能有其他的可能?是不是可以有翻转的机会?在同样渴望爱情能有一个较好的发展方向下,由李屏瑶开启提问,陈雪与早餐人从自身相处之道展开对话。

1.「无印良品V.S颱风来袭前被抢购一空的大润发」
这是陈雪拿来比喻早餐人跟她之间的差异。陈雪说早餐人是个乾净优雅、对于生活品质有要求的女孩,而她自己就像是女版骆以军(?)像个大叔。这样的两个人要生活在一起,可以想见,对于共同拥有的家,要如何打造出两个人和谐的风格,是一件困难的事。爱的强烈,但在生活习惯上不一定能同步的情况,与同/异性恋无关。来自不同家庭的两个人,不一样价值观,不一样的生活模式,看似与爱或者不爱无关的生活细节,却常常是磨损扼杀彼此情感的小恶魔。

早餐人:「同居就像是跟恋人的近身搏斗。必须透过不断的沟通,才能一起营造一份好的生活。对生活小细节用心,会让生活更舒服,而好的生活也连带会让个人,以及彼此的情感带来养分。」

2.关于争吵
我们从小就开始接受教育,学习各种知识,但是情感教育却是缺乏的。很多时候都是透过小说或是电影里浪漫的情节去想像爱情,但是,当爱落实到现实生活中时,才不可能如此唯美。大家都喜欢爱,喜欢被爱。但是如果只有爱,却不给爱内容,不管遇到什幺争吵时都只是用「我爱你」来解决,而不是透过沟通,去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,这样的关係是无法长久的。

陈雪:「两个相爱而且想爱的人,碰到很多非爱情的问题时,那就要把握住爱的核心,就事论事,不是只在讲而不爱,而是把事情讨论完,才能继续爱。」

3.向光的恋爱
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黑暗面,或许是童年阴影,或许是过去失败的恋情。但我们不能用一段新的恋情来取消或是拯救过去。当遇到有人出现在你身边时,应该是协同这个人一起走向光明,而不是把他一起拖到黑暗的生活,用粉身碎骨来见证爱。

陈雪:「悲剧的爱是最美,但人是活生生的动物。我们不应该活在想像中的美感,而是活在乾净明亮、而且有光的地方,会微笑。」

早餐人:「不要急着去定义什幺,没有人可以摧毁你,只有你自己可以。即使你很爱一个人,而那个人不爱你,但那一份美好还是会留在心里,没有失去。受伤了,就让光线透进来,可以看到更多风景。」

陈雪并叮咛:「千万不能谈让生活越来越小的恋爱,如果对象是那种对谁都无法公开的人,那跟他当笔友就好。因为爱情需要养分,养分来自生活,但生活不应该只有对方。社会虽然有各种歧视,但你不能跟着迫害自己,爱情的空间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。漫长的一生,如果只有两个人,那失去对方时,就真的只剩下毁灭了。」

4.婚姻平权
不论是同志婚姻合法化,或是多元成家议题,儘管现在法律还不够完善,但透过争取、透过曝光,才有机会让政府及更多人正视这诉求。

早餐人说:「结婚,不是对另一个人承诺。而是给我自己承诺,我愿意为这个人努力到我不能够努力为止。」如此深情的告白,那是做为一个人深爱另一人的冀求,也是权利,无关性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