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社会议题造成族群伤口时 教会是否已读不回?

时间:2020-07-09 02:09:55   作者:    882浏览

台湾社会面对内部对立撕裂时,很多年轻人也感到困惑徬徨,不知如何回应?第14届青宣「已读不回的教会」特展中,特别追述神学家潘霍华的一生,在他的不同年代,当时面对的社会和教会的问题。

潘霍华曾经参加在德国反对纳粹主义的抵抗运动。特展透过潘霍华对当时社会的回应态度给我们省思,教会是否也「已读不回」,也鼓励年轻人承担责任成为社会和教会的”Peacemaker”。

展场以1927年、1933年、1939年、1943年代,在潘霍华身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为设计背景,策展人之一蔡慎祐在会中解说。

当社会议题造成族群伤口时 教会是否已读不回?

1927年,希特勒窜起,当时德国教会「已读不回」,反思我们信仰除了装饰,还有何意涵?

从当时德国教会 反思自己信仰
1927年,空间放置潘霍华年轻时的照片,以希特勒巡军图为背景,也放映希特勒演说的影片,反应当时希特勒迅速窜起,德国的教会是「已读不回的教会」。当时的潘霍华家族沉浸于反纳粹的气氛中;他们一直与德国反闪族主义(anti-Semitism)抗争。他们是典型知识分子,代表德国传统自由思想的上层社会,崇尚个人的人格正直和公民责任。

现场空间放置布满装饰品的圣诞树,象徵商业化吸引人之外,也没有耶稣;让我们思考我们的信仰,除了是装饰之外,有无真实内涵?所以参展的人会把圣诞树上的一个装饰品拿下来,思考自己的信仰,除了装饰外,本质是甚幺?

当社会议题造成族群伤口时 教会是否已读不回?

1933年,潘霍华从美国的种族歧视,看见自己国家的需要。

进到1933年,希特勒已大肆破坏德国教会,潘霍华于1933年公开批评反对希特勒纳粹政府,并发表了「教会与犹太问题」,号召教会抵抗反犹政策,被视为异议分子,因此被迫离开德国,来到美国。当时潘霍华看到美国种族歧视非常严重,在会场巨幅照片中,看见黑人被处私刑时,四围的人不是在笑或是看镜头,对于人被杀死好像不以为意,甚至自己成为刽子手也没关係。潘霍华反思自己国家的基督徒被迫害,自己不能安逸留在国外,于是决定回到德国与他们共患难。

当社会议题造成族群伤口时 教会是否已读不回?

1939年,潘霍华加入反希特勒组织,若是我在当代会如何应?

1939年,潘霍华在德国加入反希特勒组织,帮助联合军打败希特勒,也参与暗杀希特勒的行动。展览空间的背景是穿着犹太之心的妇女和被关在集中营的孩子。反思如果自己是潘霍华,会做出甚幺决定?会成为虚假的神职人员,还是选择从军?

当社会议题造成族群伤口时 教会是否已读不回?

1943年,在判处绞刑的潘霍华,伴随死亡阴影,靠着神往前行。

面对挑战 是否持续走下去?
1943年,潘霍华被关在囚房,空间布置囚房和类似绞刑的场景。潘霍华因同伴计划刺杀希特勒失败,也跟着在1943年三月被捕,并于希特勒自杀前22天,以叛国罪在福洛森堡(Flossenburg)集中营被绞死。潘霍华当时写一首诗「Who am I?」很多人以为潘霍华很厉害,被关时还能坦然自若,但潘霍华称自己其实很害怕,祷告和写书都毫无用处,真正价值是「上帝知道我是祂的人,我是属于神」。

他的决定伴随着死亡阴影,当我们在信仰上同样面对抉择时,即便有这些挑战,我们是否也继续走下去?

最后来到2019年展场。潘霍华感人的故事,与我们所处的社会有何关连?

台湾有很多外劳,当时德国的外劳是犹太人。台湾曾经经济很好,但是通货膨胀,普遍低薪,外劳好像也抢走我们的工作机会和权利,年轻人有很多愤怒,被称为「厌世代」、「崩世代」。现在基督徒若不站出来回应,会变如何?德国人面对的战场,不只是在前线,还有属灵信仰争战;台湾社会面对的战场,不是在前线开枪,可能是在萤幕、Line群组或脸书发表特定的言论或留言,做出子弹「伤害彼此」。而且,台湾不断在内斗、相互对抗,战争没有停止,我们是否愿意了解「身旁的敌人是谁?」可能是「世代冲突」或「经济问题」。我们如果转向理解四周这些人的想法,可能会更清础。

当社会议题造成族群伤口时 教会是否已读不回?

解说的蔡慎祐

会中也放映「以色列被放逐」的影片,叙述以色列人被掳时都在做甚幺?也鼓励基督徒爱仇敌、爱巴比伦人,能在异国处境活出神的样式。「巴比伦」是一个象徵,也从未消失过,不论在台湾、美国或在其他国家政治斗争里;基督徒如何在寄居的世界做出回应?并鼓励基督徒承担责任。

最后一个展区,是谈到台湾面对很多对立撕裂伤痕累累,旧的伤痕可能是省籍、族群,也有的是现在存在的议题,背负原罪、贫穷世代、外籍移工、无壳蜗牛、废墟少年、性骚扰及性侵、堕胎、性别议题等,当很多议题造成伤口时,我们可以「成为OK绷」为这些议题祷告。会场邀请每个人在OK绷写下祷告词贴上去,也鼓励每个人成为和平使者(Peacemaker)。